商会首页>交流专区>高端访谈
郭泽伟

   郭泽伟 1961 年出生,汕头潮阳人,现任广东省政协常委,中国侨联常委,广州尚东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泽伟1985 年毕业于南方医科大学(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医疗系,2002 年于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就读EMBA 课程。1997 年创立广州尚东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广州杰伟实业有限公司”。目前主要社会兼职有广东国际华商会会长,中国侨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广东外商公会常务副主席,广东省地产商会常务副会长,广东省光彩事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广东省慈善总会荣誉会长,南方医科大学、广东财经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客座教授等。

  1985 年,郭泽伟大学毕业后进入军队服役,转业后从内地到香港从事投资及贸易事业。1997 年香港回归祖国之后,他毅然选择了回内地发展,同年在广州创立了广州杰伟实业有限公司(广州尚东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开始在内地从事房地产投资开发业务。

  尚东地产董事长郭泽伟做地产,坚持两字最重要在广东地产界,尚东集团是一个颇为低调的企业,鲜为人知的是尚东集团的董事长郭泽伟,这位从军人、医生成功转型的企业家,除了担任很多社会公职外,同时还是三个大学的客座教授。

  企业家、教授、公益慈善人士等多重社会角色,以及精辟的见解和积极的思辨,令郭泽伟的博客和微博吸引了十万粉丝。

开创“同质而居”新理念

  提起“尚东”两字的缘由,郭泽伟透露,“其实我们是从北京、上海回流广州后才改的名字。2001-2002 ,因为广州市场一直难捱,我们也跟着大部队北上,几年后广州市场开始转好,考虑到企业长远发展及利润增长等多重因素,2005 年下半年我们又重回广州,在珠江新城拿到四个项目。”郭泽伟指出,因为多了在北京、上海打拼的经验,“我们发现广州的房产营销,特别是品牌建设方面比较弱,当年盛行的广告基本只有楼盘地点、户型、价格还有折扣四个要点,而对项目所承载的文化意义涉及不多。为了在市场中寻求突破,我们决定开始创自己的品牌。珠江新城在地理位置和人群聚集上都与美国纽约的曼哈顿上东区很相象,当时我们的项目又基本集中于此,所以就最终选择了‘尚东’这么一个名字。”

  “可以这样说,我们对珠江新城项目的市场定位是非常精准的。当时做广告,我们坚持‘三不打’——不打户型、不打价格、不打折扣,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们通过这些策略来宣扬企业文化,宣扬尚东产品的群居性”,郭泽伟举例道,“做尚东宏御时,我们定位的是社会精英,工作十年左右,有或大或小的孩子,年龄锁定在35-45 岁。那个项目6 万多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一共500 多套,全部做成135-144 平方米的户型。这样的均好性,保障了住进尚东宏御的基本都是企业高管、高级白领、医生、政府公务员等中产人士,所以他们的群居性很好。这样的‘同质而居’让居住人群的层次更纯粹,社区管理、邻里关系都更简单。”

  “除了住宅外,我们也会考虑拓展旅游地产、科技地产和养老地产这些领域。”展望未来,郭泽伟满怀憧憬,“我们正在洽谈一些旅游地产项目。我认为旅游地产最重要的就是地点,是不是拥有唯一性的稀缺旅游资源,景色是否有可观赏性,交通是否便利等等,都要考察清楚。”郭泽伟坦言,从某种意义上讲,旅游地产的要求比住宅地产的要求高得多,要承担的风险也大得多,它不像一般的住宅,实在不行降点价还可以卖得出去。做旅游地产,要真正经营得好才可能有利润,经营不好就会赔钱。

  都说“医者父母心”,医生出身的郭泽伟,提起养老地产来自言心里有些矛盾,“养老地产带有一定程度的社会福利性质,做这类项目,我的内心有挣扎,毕竟挣老人的钱是说不过去的,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的市场调研、社会调研,一直在思索养老地产应该怎么做。其实,医疗地产我们是很早就有机会进入的,但就是一直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病人、老人都是弱者,如果我们还要再从他们身上拿点东西,再怎么说心里也都过意不去。我们希望探索出来的道路是,既能帮到老人们,又能有一定微利;既有利于企业的发展,又要对得起老人家,也要对得起我们的股东。”郭泽伟坦言:“这确实非常不容易,具体该怎么做,我们还要继续探索。”

“广东不是每个城市的房价都上得去”

  投资房地产的都希望能找个房价涨得快的地方,究竟该选什么样的城市才更有升值前景?对记者的提问,郭泽伟笑着说:“当然是要选有政治、经济、文化支撑的城市啦!这三个因素都优势突出的,除非是大环境影响,否则房价肯定跌不下来;但如果说这三个因素都没有,或者是很弱的城市,它的房价肯定会受到市场的影响。总的来说,房地产投资一定要注意三点:一是当地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二是是否为典型的镇域经济,三是人口(常住人口和流动人口)是否够多。”

  郭泽伟分析道,对投资者来说,进入一个城市前,首先要考虑的是该地是不是区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个地方__的市政水平怎样,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GDP 是多少,教育水平是否先进,能否聚集名牌学校等等;第二个要审视的,就是该城市的镇域经济发展情况,如果镇域经济太过发达,同时与周边的快速交通也很好的城市,也不适合投资,因为镇域经济和交通的发达,都会将市中心或者县中心的资源分散,楼价上涨就缺乏必要的支撑;最后也是最简单的,就是这个地方有多少人口,如果一个小镇只有5 万人口,却拿出上百万平方米的地方来盖房子,这显然就缺乏必要的消费市场。

  “以广东省为例,并不是每个城市的房价都可以上得去的”,郭泽伟再次强调,“往往镇域经济越发达,而交通又四通八达的城市,像中山和东莞,这两个地方的房价,我觉得就很难上得去。还有一类就是那些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分散的城市,房价也很难上去。最典型的就如中山,中山的石歧是市政府、市委所在地,但它只是个政治中心,而在经济上,石歧并不是中山龙头,甚至还赶不上坦洲、古镇。也就是说,中山的几个镇区,在经济上都可以与石歧叫板;再说教育,中山各个镇区的教育水平都差不多,因为大家经济、教育等各水平相等,政府不会着重发展哪个区,投资就很难集中。这就像一块饼被摊薄了,再怎么发酵也厚不起来;中心分散的城市,房价自然也就难上得去。”

  郭泽伟继续举例说,“我们再看看茂名,茂名市中心的房价比电白、水东两镇的还低,这是为什么呢?一是因为茂名市区不靠海,二是茂名有石化,第三个是水东那边教育搞得好,水东一中比茂名一中还要出色,有孩子的都往那边跑了,房价自然也就上去了。”郭泽伟继续分析道,相对而言,在粤西,肇庆是相对比较好的城市,因为肇庆就是一个市,它管辖的那么多县,没有一个可以与之叫板,政治、经济、文化、教育资源都够集中,房价也就有支撑。

  至于粤东一带,像潮州、汕头这些城市,郭泽伟坦言,“我觉得就目前看,粤东地区的房地产市场比较难上台阶,主要因素还是经济。粤东一带没有大型项目,经济支撑不足,唯一有优势的就是那里的乡俗观念强,当地人外出创业打工后还是要回到当地盖房、买房,如果外围的整体经济好,那房价就因为回家置业的人多了而被拉高,可如果整体经济不行了,房子就很有可能会被拿去抵押甚至拍卖,楼价能不能撑下去就说不准了。依我看,潮汕地区如果中央政府没有给它什么政策的话,楼价这三十年内都很难赶上广东其他区域。

  从某种程度看,它还不如粤西有发展,不过潮汕的优势是人多,这也是一个可能支撑经济和楼价上升的因素。可如何令人多的优势发挥出更大的优势,最关键还是要靠政府。”

靠“诚信勤奋坚持感恩”走到现在

  从军人到商人,郭泽伟坦言,“其实军人和商人这两种人生经历,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历练。早年的部队生活造就__了严谨的工作态度,还有坚韧、坚持的军人气质,正是这些历练,让我在以后的日子里受益无穷。大家都说做房地产的赚钱容易,做地产的很光鲜,其实只有地产人才知道在光鲜的背后,自己所要付出和承受的东西,要比一般人多得多。”

  “我经常跟员工说,做房地产,首先是大的政策要好,这些是大家共性的东西;而我们公司又凭什么个性来取胜呢,那就是要‘诚信、勤奋、坚持和感恩’。这是我们公司的‘八字箴言’,这么多年来,我就是靠着这八个字一路走到现在。”郭泽伟解释道,“诚信和守信是我们做任何事情的基础。勤奋是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而坚持,就是当我们在发展路上面临很多诱惑、遇到诸多问题和困难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下来。感恩,即是企业发展了,个人有进步了,都要对社会负责任,要对客户、对合作伙伴、对师长、家人、朋友、同事……对所有对我们有帮助的,甚至于一直在促使我们进步的竞争对手,都心怀感激。”

  郭泽伟解释说,众所周知,房地产是一项长期投资,需要大量的资本运营,起步的时候是最困难的,只能说是“贵在坚持”。遇到行情不好的时候,国家政策有变化的时候,谁能撑得下去,能坚持到最后才能算是赢家。“我刚做房地产的时候是在1997年,第二年,也就是1998 年就遇到了全球金融风暴,当时刚刚投了第一笔钱原本还指望等着回款来滚动发展,但是等不来,只能自己再筹第二笔钱,到处像挤牙膏一样挤出钱来投进去,熬得真是不容易;然后刚喘过一口气来,2002-2003 年又是一个低潮。当时为什么我们要去北京、上海?就因为广州的市场当年真的不行,房子难卖,房价上不去,资金根本就没法盘活。怎么活下去?我靠的就是坚持!我总坚信认准了的东西就要一直坚持下去,还好,市场慢慢复苏,我们也终于能坚持到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中途也有很多的机会可以去做别的产业,那些行业当年可能比地产来钱更快,但是面对诱惑,很庆幸能坚持住,企业才能走到今天。”

  郭泽伟笑着说,有人说我们做房产挣钱,确实挣钱,但是这个挣钱不是说我们有本事,而是市场发展所决定的,挣钱最多的是买了房的老百姓,我们盖好房子卖了,不是留到今天,房价再涨也不是我们的,我们该交的税也交了,该尽的社会责任也尽到了。“新东方的老板有一句名言,‘宁愿在风暴中死去,也不要在无谓中徘徊’。我非常欣赏这句话。”郭泽伟说,“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一定要把握住,这是成功人士与普通人的区别;而小、中、大成功人士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对风险的承受能力,你能做出多大的成绩,最后都是取决于你的胆识和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大。”

最大遗憾是没有爱护好身体

  提起自己这么多年来有没有遗憾的事情,郭泽伟深有感__触地说:“我觉得最大的遗憾,可能是工作之余没有好好地爱护好自己的身体,没能给家人更多的时间吧!”医科大学出身的他,原本对医学、对养生有着比较深厚的理论基础知识,但他这么多年来都疲于为事业奔波,真的很少有时间照顾自己的身体。

  “做我们这行的,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工作上了。我最近在清华学习,同时也是三所大学的教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方医科大学和广东财经大学),有时跟学生交流,提起为什么中国改革开放能取得成功,个人认为其中有两点很重要:一个是我们透支了祖先与后代的资源。在矿产开发这块特别明显,资源过度开放使得中国的产能过剩;第二个就是我们中国人对生命的透支。改革开放以来,不少中国的职场中人,几乎都是每周5+2、白加黑的工作,人家外国人是每个星期工作五天,每天工作6 到7 个小时,而我们是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这种超长的工作时间、超强的工作压力,让中国加速前进,但也极大透支了我们的生命和健康。如今我们的社会快速发展了,但却有太多的人没能充分享受这个社会发展的成果,没能给自己、给家人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这不能不说是当今中国人的遗憾。”

记者手记

不像企业家的企业家

  盛夏的广州酷暑难当,但一踏进郭泽伟的办公室,简洁明快的室内装修和颇具禅意的办公家具及摆设,衬着窗外花城广场的葱笼绿意和开阔的珠江水,似乎所有的炎热,一时间都被抛到九霄云外。

  在一方古韵盈然的茶几后,一身清爽夏日打扮的郭泽伟微笑着打着招呼,一边邀请记者落座,一边熟练地烹水泡茶,感觉就像在招待一位熟悉的好友。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对话,时而像朋友间的闲聊,时而像课堂上的释论,眼前的郭泽伟,不像是一位企业家,更像是一位研究员、一位教授、一位良师益友、一位爱生活的智者……回忆创业的艰辛,谈起多年来在房地产市场摸爬滚打的不易,他都一笑而过;而分析业界弊端展望市场走势,他却言辞犀利见解精辟;提起事业与生活间永难平衡的矛盾,他也有职场中人的无奈。

  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郭泽伟办公室的一角,长长的文件柜上摆的不是奖杯、与领导的合照和风水轮,而是一张张家人的生活照,有他和孩子们一起在泳池里戏水的,有户外旅行的,也有一家三代的快乐合影。郭泽伟说:“大家工作的目的,最终都是希望能让家人过上更快乐的生活,所以,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不要为了追逐名利而放弃了自己最应该珍惜的亲情。”

 

备案号:粤ICP备190596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