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会首页>交流专区>高端访谈
赵永爽

赵永爽  出生于1977年,籍贯北京,毕业于外经贸大学经济系学士、香港浸会大学MBA,现任颐和集团董事副总裁、颐和地产执行董事。

颐和地产执行董事赵永爽

无“情”无“义”不地产
  在广东诸多地产商中,颐和地产似乎是个“另类”的存在:在大家都以巨量“短平快”项目急扩张时,颐和却坚持稳打稳扎地做山水豪宅,做旅游地产;在粤派房企都争着进军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候,颐和却往喀什、银川、包头、甘南等这些边远地区去援疆拓荒;当大家都急着追逐暴利时,颐和却一早玩起了文化,拍起了电影,更一早就冲出国门,把楼盘盖到国外去。
  在5月,一个骤雨补歇的初夏傍晚,在颐和大酒店,急着赶晚班机飞往北京的“爽哥”——颐和地产执行董事赵永爽,牺牲了他的晚饭时间,接受了《NO.1广东地产》杂志的专访,分享独到的颐和理念与经验。
做地产要“懂山水、懂情义、懂人生”
  “这几年房地产调控一波接一波,国内的住宅市场压力越来越大,大家都要多元化,都要减少风险,于是就都弃着旅游地产和商业地产去;甚至把房地产事业拓展到了国外市场,到全球各地去拓展项目。可以说,得益于董事长丰富的国际化视野,在这些领域,颐和地产都快人一步,我们从一开始做的就是高端旅游地产,也很早就开始做酒店、公寓等商业地产,更走出了国门,在悉尼、波士顿,毛里求斯等海外市场扎下了根。也许跟国内一些大开发商相比,颐和的发展规模拓展得并不快,但却走得非常地稳健。我们每一个项目都是不一样的,但都非常关注人与自然、人与人间的和谐共处,在国内外树起了我们自己‘懂山水,懂情义,懂人生’的、鲜明品牌形象。”
  提起近年来热火的旅游地产和海外地产,赵永爽深有感触地指出:“我觉得不管是做旅游地产,还是海外地产,都首先要懂山懂水懂情义,只有把山水和情义都摆在前头了,才能做出真正更有生命力、有市场口碑的项目。”
  赵永爽强调,不懂山不懂水的人,肯定会糟蹋一块块好地方;而不讲情义的人,不会明白客户的需求,不尊重文化和人性,肯定做不好房地产。所以,“我们把‘懂山水,懂情义,懂人生’奉为颐和地产的‘最高纲领’,这是我们颐和的精神所在,也应该成为房地产的准则。”

旅游地产不是简单平山头建房子
  提起颐和的旅游地产开发经验,赵永爽深有感触,“很多人做旅游地产,看重的其实只是地,他们用旅游项目的名义拿了地,再通过包装让地价升值,把山头推平了建房子大卖来获利。与这些企业相比,颐和走的却是一条过程更辛苦,回报更漫长的道路。”
  “我们董事长从小在山里长大,对自然,对山水有着非一般的热爱;他更出身海员,30多年前就走遍了欧美等世界各地,对尊重自然的生活方式非常推崇。因此,从创业开始,颐和地产就立足在离市区不远的地方开发度假式的项目。可以说,我们从十几年前就以已探索出新型城镇化开发的良好模式。我们的颐和山庄,从开发到现在已有十几年了,但因为一开始就把‘懂山水,懂情义,懂人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从规划到建设,都把自然环境放在第一位。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进来颐和山庄,你都还能感受到它随岁月沉淀越来越有魅力的自然韵味。”
  “我们相信,山山水水,一树一木都是有生命的,都是值得尊重的。做旅游地产不是简简单单地把山头平了来建房子,只有大自然才是大自然的主人。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永远是渺小的。做旅游地产,就是要寻求如何把自然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如何尊重自然规律把环境变得更美丽。”赵永爽介绍说,“颐和在包头、在银川等地的很多项目,我们都是从种树复绿开始的,把因为开矿被破坏的山头、被沙漠化的土地都一一复绿。仅仅在银川,为了让山头复绿,把被破坏的环境恢复真情为,我们银川项目不到100名员工,一口气种了超过30万棵树,好多人都把手磨破了,真正把沙漠变成了绿洲。也只有这样认真打造出来的项目,才能连沙特王子过来了都赞叹不止。”

大部分旅游地产项目也是社会责任的承担
  目前颐和在全国拥有超过30个大型地产项目,完成了华南、华北、华东、西北的全国布局。值得一提的是,在颐和地产的30多个大型项目中,有非常大的比例是与扶贫、援疆相关的大型旅游地产项目。
  除了自然山水资源,颐和充分尊重各地的文化和生活习俗,充分注重人文关怀,注重当地的公益建设和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在银川,我们做项目规划时,最先考虑的是回民们的清真教学要放在什么地方。在九寨沟,我们的装修费用,还建起了会议中心等各种配套,让计算方法度假区更具吸引力。而为了给当地创造更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我们还特别为当地大学生提供学费和助学金,为当地打造大学生就业发展基地,鼓励本地大学生学成后回乡就业、创业。我们相信,只有尊重墚地资源,真正从有利于当地可持续发展的观念出发,与当地人携起手来一起发展,‘旅游地产’这棵大树才能根深叶茂,才能获得更强的生命力!”
  赵永爽强调,“与普通住宅小区相比,旅游地产是一个更复杂、更细致、更耗时耗力的系统工程,需要更长时间的培育,一定要比别人沉得住气,一定要有更过人的气度。我们的项目,做得都是十年、二十年的计划,相信我们现在的付出,十年、二十年后一定会有丰盛的收获。”
  “做旅游地产,颐和的最大追求,就是要把社会公益与我们的事业相结合,快快乐乐地做地产,快快乐乐地做商人。人家都说做地产累,做旅游地产更累。但我觉得你只要想通了这个道理,带着旅游的心情去做项目,把第每次出差都当成是春游、秋游,那你就能时时刻刻收获到别人感受不到的快乐。我希望到我们准备退休的时候,看着一个个项目在大家的辛勤付出中不断成熟,我们能够问心无愧地告诉自己,我们没有辜负当初的期望。”
  对话
  日益严厉的宏观调控和国外融资规模的加大,令越来越多发展商把发展眼光投向了国外市场,纷纷走出国门开疆拓土。面对方兴未艾的海外开发大潮,赵永爽指出,“赵来越多同行走出国门做开发,这让我觉得无比自豪。我希望走出去的,都能让全世界看到中国的正能量。”
  把中国文化以房子为载体带到国外
  记者:做海外项目,与国内项目相比有何不同?
  赵永爽:与国内的发展道路相似,在海外市场,颐和的路子也走得非常地稳健。2010年颐和开始进军澳洲,2011年进入了非洲岛国毛里求斯,后来又进军了美国波士顿。目前在这三个地方,颐和已有了5个项目同时发展,既有名校区豪宅,也有名校区公寓和商业、写字楼,更有占地面积达363万平方米的旅游地产、养老地产。在国外,我们同样贯彻着“懂山水、懂情义、懂人生”的颐和精神,充分尊重当地文化,在全球寻找最符合我们颐和精神的地方,寻求与当地人民共同发展的道路。在美国,我们选择的是著名学府林立,最有历史文化底药蕴的波士顿;在非洲,我们选择了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毛里求斯,我们要帮非洲创造一个非洲的“香港”、非洲的“新加坡”。
  记者:你认为做海外项目最重要的是什么?
  赵永爽:在国外做开发,良好的沟通能力是必不可少的,我们的管理层外语都很好,大多数人有海外工作、学习的经历,熟悉国外的生活方式。只有这样,才能更方便地深入了解项目周边的环境,更方便地与当地人沟通,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和市场变化。因为在沟通上我们没能任何问题,国外的当地政府,还有承建商等合作方,看到我们运作比较规范会比较放心,合作起来也就更顺畅。
  记者:海外项目是不是一个很大的利润增长点?
  赵永爽:其实如果单纯从利润考虑,海外地产的利润远没有国内高。毕竟建造成本、管理成本什么的都比国内要高得多。对国内开发商来说,千万不能把海外地产当作是一种金融动作手段,不能为了地产而地产,盲目地在海外求规模、求速度,在国外成为不负责任的“奸商”。我们走出国门去,代表的就是我们中国的形象,我们在把中国文化以房子这种实实在在的东西带到国外的同时,一定要做一个更认真、更负责任的发展商,让更多外国人安居乐业在我们中国人建造的房子里。
  事实上,许多国家对开发商拿地建房的要求都更严格、更规范。人家的要求高,我们也要更自律。在悉尼,我们就是选择与几十年来零投诉的当地是好的承建商合作,虽然成本攀高很多,但只有质量和保障的房子,才能让全世界更加认识到中国的正能量,让中国发展商在国外获得更大的发展机会。另一方面,在跟国外优秀承建商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借鉴到许多人家的好经验,反过来提升我们国内开发的质量。
   
  人物印象
  “颐而爽”的真汉子

  在广州地产界,赵永爽有很多头衔——“地产界的文艺青年”、“足球旅游戏发烧友”、“爽哥牌枕头代言人”……去年还荣升了李生宝贝笑笑和朗朗的“超级奶爸”。他经常自称“颐而爽”,圈内人都亲切地称他作“爽哥”——不仅因为他的名字有个“爽”字,更因为他爽快开朗的性格。
  一身舒适无比的纯白麻布上衣,一脸很有性格的络腮胡,是赵永爽的招牌形象。每次有“爽哥”在场,地道的京腔伴着幽默趣的话语,总能把严肃的新闻发布会或专访,生生给演变成一场开心的聚会。与爽哥对话,他朴实的语言里总蕴藏着过人的大智慧,每次都像跟老朋友在聊天,但在谈笑风生中却总有精辟的观点,让你回味无穷。在爽朗的笑声中,每每提及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爽哥也会突然间一脸地严肃认真,讲到痛快处也会拍案而起这;但与赵永爽对话,你更多感受到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可以如此平等而友好,工作也可以这样快乐而畅意……想来在广东地产界,这么一个“颐而爽”的真汉子,应该也是独此一位吧!

 

备案号:粤ICP备19059654号